《养家之人》

又到了新一年好莱坞电影颁奖季,而去年获得第90届奥斯卡动画长片奖项提名的佳作《养家之人》,时隔一年后于2019年1月11日登陆了大陆院线。因为是去年的影片,网络上很早就有了资源,再加上年末大量新片扎堆上映以及动画片类型本身在国内观影市场的局限性,造成影院的排片量偏低。上周难得休息的周日,也赶上住所附近影院唯一的一场午间排片,终于看了这部耳闻已久的影片。

 

影片的制作团队来自爱尔兰卡通沙龙工作室,该团队专注于手绘动画,在此之前的两部动画长片《凯尔经的秘密》和《海洋之心》均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提名,而最新的这部《养家之人》更是斩获了动画领域的最高荣誉,安妮奖最佳独立动画长片。

阿富汗、塔利班、战争、女权,这些有些沉重的主题或许会让人望而却步,不过影片用明亮的色调与克制平静的语气将一个小女孩赚钱养家并努力救出无辜入狱的父亲的故事缓缓道来。

 

如果从整个影片结构中提取出一个关键词,或许应该是“故事”。


父亲通过故事向小女孩帕瓦娜讲述这个国家的历史,此时的帕瓦娜还是个在父亲的爱护下有些天真的小姑娘。主角最初的性格:天真爱美不够成熟、跟姐姐闹别扭、跟弟弟抢葡萄干吃。

父亲无辜被抓,而在当时的阿富汗女性如果没有男性相伴不能出门。家中唯一的男丁弟弟又尚且年幼,帕瓦娜为了全家人的生活,只能剪去长发出门赚钱以及采买粮食。父亲入狱是影片的激励事件,帕瓦娜的故事正式开始。她学会分担母亲与姐姐的养家压力,也为了安抚弟弟开始讲述一个小男孩的故事。

 

帕瓦娜的故事与她口中小男孩的故事并行发展,帕瓦娜需要救回入狱的父亲,而小男孩需要找到住在山顶的象王讨回村民们的种子。在女性地位底下的阿富汗,父亲的缺席会令全家举步维艰;而没有种子播种,小男孩的村民们也将没有粮食无以为生。

两条故事线形成一种互相映衬互相补足的关系,帕瓦娜虽然肩负起了养家大任,但出门来到粮油店门口依然战战兢兢不敢进门;而小男孩虽然强装勇敢,却不敢回头看身后一路追赶的魔鬼。帕瓦娜遇到了同样女扮男装的朋友肖希娅,两人还偷偷到秘密基地捡糖吃;小男孩的故事在肖希娅的参与描述下更加轻快,一直紧追不舍的魔鬼也被肖希娅描述成一头又瘦又老的马。

 

两个故事在结尾汇合:帕瓦娜在朋友的帮助下来到监狱门口等待消息,害怕的她给自己讲起了故事;故事中的小男孩也一路奔波来到了象王面前,他该如何战胜象王呢?

此刻影片做了很精彩顺畅的处理,让语言穿透现实与故事之间的壁垒,帕瓦娜直接喊话给小男孩,告诉他给象王讲故事。

 

小男孩给象王讲故事,帕瓦娜给自己讲故事,《养家之人》给我们讲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男孩……”。三重故事叠加在一起,一点一点粉碎象王身上的甲片,好心人将帕瓦娜的父亲送出来,而《养家之人》的故事也接近尾声。

片中两条故事线的绘画色调明显不同,小男孩的故事部分色彩更加明亮鲜艳,风格更加奇幻跳脱;而帕瓦娜所在的城市仿佛用了一层浅灰色的滤镜,更加写实风格。片尾的字幕也显示这两个故事的作画分别有两个团队负责。


 


故事具有怎样的魔力,为什么能够战胜象王呢?

 

《奇葩说》中,不仅众多非专业辩手爱用自己的经历来打感情牌带动观众情绪,专业辩手也常用举例子的方式,将严谨的逻辑思辨进行更直观地表达。

 

人的天性中有对精彩故事的追求,故事是最普世的表达方式。一个精彩的故事能够吸引到具有不同文化教育背景、对语言词汇的认知范围与对概念本身的理解都不尽相同的人。


用善良的故事来对抗人性中的愚昧与暴虐,用故事突破存在于不同个体之间各个层面的巴别塔。故事让我们能够不拘泥于自己的得失苦乐,稍微放下对自我的执着,而与他人的人生经历建立广泛的共情,体察他人的荣辱甘苦。

 

用故事提醒自己,用故事提醒他人,用故事提醒这个世界。幸福与苦难都真实存在,都值得被讲述出来,都应该得到关注。不要转开眼睛,不要视而不见。

 

故事里的事,也是正在发生的事。

他人的故事,也是我们的故事。

 

坚强懂事、救回父亲、体谅母亲、心疼姐姐、照顾弟弟,帕瓦娜在故事中完成了自己的成长。但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一家人尚未团聚,战争即将打响。


用动画以及讲故事的方式来表达极权与战争对人性的摧残,这种方式很温柔,让人想起女性的某些特质,如水般包容这个对女性不甚友好的世界。

 

若是所有故事都能自成一个平行世界,或许有一天这个故事能够把自己讲完。二十年后帕瓦娜来到了果阿,与肖希娅重逢在蔚蓝的海边。




想变成透明人,暗中观察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