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









 

冬天的早晨,空气冷得让人不想呼吸。

诺诺在拥挤的人流中缓慢挪动,曲折的不锈钢护栏把人潮分隔成一条蜿蜒的贪吃蛇,终点是一个似乎永远也到不了的地铁安检口。

人群中弥漫着煎饼果子的油香味,二手烟的呛人味,以及历久弥新的狐臭味。诺诺在这种妙不可言的混合味道下几欲晕厥,她后悔自己没戴个口罩。

扭头看看身边戴口罩的几位,看来都是有故事的人。

经历了半个小时的忍耐之后,她终于挤上了地铁。

殊不知,战斗才刚刚开始。

地铁上的人们挤在一起,像极了一罐沙丁鱼罐头。

狭小的空间里,她几乎能闻到对面大叔的口臭。

她挣扎着想转个身背对过去,然而,在早高峰战士们的战场上,连转个身的缝隙都没有。

地铁到站之后,她几乎是被挤得悬空飘下了地铁。

筋疲力尽地走出地铁站,诺诺打开手机,照着地图的路线向将要面试的那家公司快步走去。

 

从公司的写字楼出来,她叹了口气。

几乎每一次面试的HR都是同样的热情,说着同样的话,都表现得对她十分心动,都让她回家等消息。

但走出公司之后,她就再也没收到那些人的消息。

 

她深吸了一口气,撩了撩额前的刘海,迈开步子走向地铁站。

她得赶快,今天下午还有两家公司要面试。

 

赶地铁的时间总是很漫长,但面试的时间总是很短暂。

 

从最后一家公司出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这已经是她面试的第二十家公司了,想来还是一样的结果。

她走在马路边上,神情有些恍惚,浑然不知天空已经下起了雨,冰冷的雨水打湿了她的白色风衣。

这时,一辆车从她身旁经过,路边溅起的泥水像一道巨浪,一瞬间就把她吞噬。

 

巨浪平息之后,她有着茫然地摸了摸自己满是泥水的脸庞,低头看了看已经变成棕色的衣服。

一瞬间,排队时的气味,地铁里的拥挤,面试的挫折一齐涌上心头,她一下子瘫坐在路边,眼泪混合着雨水一齐掉了下来。

 

她把头埋进臂弯里,在路边呜咽地哭着。

 

空荡荡的马路,只剩下她的哭泣声。

 

突然,她感觉到雨停了。

 

她抹了抹眼泪,有些懵懂地抬头望了望,一把雨伞撑在了她的头顶,一只白皙的手递过一张纸巾。

 

“别哭啦,给,擦擦眼泪吧。”

 

“谢谢。”

 

她接过纸巾,抹了抹脸,抬头看了看,那手的主人是一个干净清秀的大男孩,他的脸上带着暖暖的微笑。

 

男孩把诺诺带到一家馄饨摊面前,他熟稔地说:“张奶奶,两碗馄饨,不要香菜。”

 

“好。”

 

馄饨摊的张奶奶笑起来满脸都是皱纹,却显得格外温和。

 

男孩搬来两个小马扎,带着她坐到雨棚下的桌边。

 

“不就是找工作嘛,多投几家,总会找到合适的!”

 

“嗯,谢谢。”

 

诺诺低着头,轻轻地说。

 

“馄饨来咯!”

 

张奶奶端着两碗冒着热气儿的馄饨走了过来,放到他们面前的小桌子上。

 

“辣椒在那边,你们自己加。”

 

“嗯,谢谢张奶奶,我看您最近又年轻了不少,下次呀,该叫您张阿姨啦!”

 

“就你小子嘴甜,赶紧,趁热吃。”

 

“唉。”

 

诺诺拿起勺子,喝了一口热腾腾的馄饨汤,一股暖流涌进空荡荡的胃里,她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三下五除二,她风卷残云地消灭了那碗馄饨。

“不够的话再来一碗。”

 

诺诺看着男孩的笑容,脸红了红,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的心狂跳起来,连忙接起电话。

 

“喂,妈,嗯,吃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她悬着的心再次落了下来。

 

“嗯嗯,早就找到了,大家都对我挺好的,放心吧!”

 

“嗯嗯,公司太忙啦,有空就回家。”

 

她挂掉电话,放下手机,叹了口气。

 

这时,她的手机又响了,她连忙拿起来接通了电话。

 

“喂,您好。”

 

“对,是我。”

 

“嗯,下周就可以,没问题!”

 

“嗯,嗯!一定,谢谢,谢谢您!十分感谢!”

 

诺诺捂着嘴巴,她的眼泪涌了出来,她终于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你知道我,我……”

 

她抬头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身边这个善良的陌生人。

 

话还没说完,她发现,那个男孩已经走了。桌子上的空碗下,压着二十块钱。

 

她感到五味杂陈,这时,一阵柔软的触感从她的脚踝上传来。

 

她低头看了看,是一只干净的小橘猫,正用自己爪子上的小肉垫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脚踝。

 

她把小猫抱在怀里,揉了揉他毛绒绒的小脸。

 

“张奶奶,这是您养的小猫吗,好可爱呀!”

 

“是呀,现在年轻人不是流行那个什么猫咖啡么,我就想养一只招徕生意,结果呀,就是个赔钱货!”

 

小猫有些不满地抽了抽鼻子,喵喵叫了几声。

 

“唉,你还敢顶嘴?看我回去不收拾你!”

 

诺诺看着小猫缩成一团的怂样,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她亲了亲他的小脸,说:“谢谢你呀。”

 

小猫趴在她腿上,用小爪子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无常的故事小屋

愿我们的睡前故事,温暖你的每个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