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各级领导:

我们是上海夸客金融非法集资案件的出借人、受害人,2018727日,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对夸客金融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予以立案。立案至今五个多月,黄埔分局经侦科未公布任何平台待收、待偿数据,未传唤涉案平台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到案,涉案重大犯罪嫌疑人在被黄浦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后居然仍处于在逃状态,整个案件疑点重重、欲盖弥彰,严重侵害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现就夸客案件向各级领导进行情况汇报。

一、案件陈情篇

(一)重要时间线回顾

1、夸客金融案件正式立案时间为2018727日,立案事由为,夸客金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属于涉众型经济案件。

22018825日,黄浦经侦发布第一次警情通报,其中称夸客金融法人代表郭某某主动投案自首,交代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实,同日黄埔经侦查封了平台,导致夸客金融暴雷。

32018929日,黄浦经侦发布第二次警情通报,称重大犯罪嫌疑人夏某某已经黄埔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属于未经拘留、取保候审等措施直接批捕。警方已对夸客金融账户进行冻结,获取平台电子数据和第三方支付数据,并请司法审计机构对涉案资金进行审计。

42018125日(检察院批捕两个多月后),黄埔经侦对重大犯罪嫌疑人夏某某开展首次网上追逃

520181219日,黄浦经侦发布第三次警情通报,称对平台数据、资金流向及债权进行全面审计,审计过程中发现夸客金融平台将“部分”非法吸收的资金用于小额现金贷款,其中个别“借款人”涉嫌合同诈骗。除此之外,其他与非吸犯罪事实相关的内容只字未提。

综上,夸客金融案件立案至今已五个半月,黄埔经侦作为案件侦办单位,侦办进展如下:1、涉案平台基本待偿、待收金额不予公布;2、涉案平台实际控制人、大股东未予到案,打压对实际控制人、大股东侦查进展的询问;3、重大犯罪嫌疑人批捕后外逃,至今未抓捕到案;4、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事实披露地极为模糊,通过“部分”、“个别”等词语过于简单地描述本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涉众型犯罪的犯罪事实;5、单月催收回款数额每况愈下,长账龄逾期标的、失联标的逐渐凸现,可期待回款越来越少;6、追赃挽损进度不明,未予通报。

(二)案件侦办疑点

1、侦办机关认为夸客金融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没有参与公司经营,不涉及非法集资涉众犯罪。

黄埔经侦曾在三方会谈(侦办机关、出借人代表、夸客金融)中承认王大威实际控制的江门市大长江集团有限公司为涉案单位上海夸客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加实际控制人。根据广大出借人收集的夸客金融股权线索:201510月后,金晓琴(王大威妻子)、王大威、王瑶(王大威女儿)一家通过金晓琴及王瑶控制的Expolito公司及环球信贷集团有限公司,通过王大威控制的戈壁2号基金,合计持股夸客金融64%的股权。因此,2015年后王大威、金晓琴、王瑶为涉案单位夸客金融的绝对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2017年,金晓琴、王大威、王瑶一家通过环球信贷集团有限公司、Expolito公司持股夸客金融46%的股权,仍为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黄埔经侦截至目前对以上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认定未参与涉案单位夸客金融经营、未分红。针对公安机关的上述结论,广大出借人抱有极大质疑,认为王家三人明知夸客金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仍出资入股、且参与经营。而黄埔经侦之所以对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未予侦办的主要原因很有可能是:王大威控制的大长江集团旗下豪爵控股公司主营警用摩托车业务,据悉,豪爵控股为上海市公安局黄埔分局警用摩托的特许供应商,双方事实上存在着长久的商业合作。

2、侦办机关在历次警情通报中均未披露夸客金融在公司成立后不久即存在“以新还旧”匹配逾期标之犯罪行为。

根据侦办机关在三方会谈中的反馈,出借人得知夸客金融案件存在大量“以新还旧”行为,即夸客金融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高级管理人员在明知债务人已长时间逾期还款(一般为逾期六个月以上)的情况下,仍不断吸收新的出借人的资金并承诺给予高额利息,循环不断地将新吸收资金的债权人匹配到长时间逾期还款的单一债务人身上,因此存在2018年参与集资的债权人(出借人)匹配到了2015年长期逾期的债务人的情况。上述“以新还旧”的行为,明知无法偿还仍将逾期债务匹配至新的债权人身上,构成典型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故意,且由于其标的匹配要通过公司各层级、各部门审批、操作,公司全部股东、实控人、高管均明知该犯罪行为,没有阻拦并加以实施至今,从而最终导致立案时点的匹配逾期标的债权人根本不具备收回资金的可能性,且据侦办机关反馈,该部分逾期债权占夸客金融案件全部逾期债权的50%以上,广大出借人损失巨大。

而针对以上“以新还旧”的犯罪事实,侦办机关居然未进行任何警情通报,广大出借人对侦办机关此行为提出极大质疑,并认为夸客金融案件涉嫌集资诈骗罪,而非仅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三)侦办流程存疑

1涉众型非法集资案件立案后拖延侦查,未及时对犯罪平台之犯罪工具采取强制措施导致新增大量违法资金及受害人

2018727日侦办机关已对夸客金融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正式立案,但至825日发布首次警情通报之前近1个月的时间,侦办机关对该涉众型非法集资案件的涉案平台夸客金融未采取任何措施,导致夸客金融仍通过其主要犯罪工具“才米公社夸客优富”app吸收了大量新的资金,增加了大量的受害人。严重违反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挽回损失之原则性要求,可以说扩大了该经济犯罪的受害人损失,并对国家社会经济秩序造成了更加恶劣的影响。

2涉众型非法集资案件立案后未及时对重大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导致其外逃并提前离场

夸客金融案件重大犯罪嫌疑人夏某某犯罪情节恶劣,属于非法集资案件中典型的提前离场犯罪嫌疑人。然而,侦查阶段至今,该重大犯罪嫌疑人仍然属于外逃状态。

令所有人匪夷所思的是,2018929日黄埔经侦发布了第二次警情通报,通报中明确写明夏某某已经由黄埔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批准逮捕。更加费解的是,对夏某某的首次网上追逃措施居然延迟了几个月,且夏某某的逃跑日期居然是网逃发布当天。这样的办案流程意味着两件事:第一,夏某某未经拘留、取保候审等任何强制措施,而直接由公安机关提交检察院批准逮捕,且据警情通报所称检察院已批准逮捕。第二,检察院对该重大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之后,批捕的犯罪嫌疑人居然仍在逃,且公安机关于检察院批准逮捕后两个多月的时间才发布首次网上追逃。以上办案行为反映出,这两个司法机关在夸客金融案件中对重大犯罪嫌疑人的侦办存在着有违常规且无法解释的现象。

3、侦办机关涉嫌包庇、纵容涉案单位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至今未传唤以上人员到案

1)大长江集团及王大威、金晓琴、王瑶一家对夸客金融控股、参与经营、抽取利润等非法占有违法所得的证据清晰明确,有公司高管、20142017年上市公司年报等人证物证,但至今仍未到案。

2)任由夸客金融实际控制人金晓琴、王瑶任意出境,任由王大威、金晓琴、王瑶一家实际控制的豪爵摩托变更法人、逃脱责任,任由王大威、金晓琴20189月办理离婚、转移资产。

3)经查证,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旗下豪爵摩托公司为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警用摩托特许供应商。重大犯罪嫌疑人夏某某与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的王瑶(该人曾担任涉案单位夸客金融副总裁,并对涉案单位宣传非法集资提供了各种便利且亲自参加各地宣传活动)关系密切,夏某某在夸客金融案件立案前后与王瑶有着紧密联系。

二、法律分析篇

(一)大股东及实控人涉罪

1、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王家三人于2015年夸客金融股权变更后,出资入股共计持有涉案单位64%的股权。夸客金融成立至2015年股权变更完毕,其法定代表人为王豪。根据黄埔经侦目前反馈的侦查结果,王豪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且王豪作为夸客金融当时的股东之一确定涉罪,即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行为在王家三人控股前就存在,王家三人理应被认为在入资时就极有可能明知夸客金融非吸犯罪行为,存在明知的故意而入资。符合《关于办理涉众型非法集资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沪高法2018 360号)第一条的相关规定。

2201410月公司成立伊始,王瑶以夸客金融副总裁名义参加夸客金融入驻黄浦产业园仪式。20151月,王瑶以夸客副总裁名义参加夸客金融年会并致辞;818日,王瑶以夸客副总裁名义参加夸客优富八城开业庆典。201782720171114日,王瑶任夸客优富董事。20184月,王瑶更是以大股东身份罢免目前涉罪法定代表人郭震洲一切职务。以上事实均有相关历史资料及工商登记记录可查。王瑶从涉案单位成立至立案侦查前持续性地参与了涉案单位各项经营性宣传活动,对夸客金融非法集资的犯罪行为应推定为明知的故意,为夸客金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提供了充分的宣传便利与资助,涉罪无疑。

3201512月(即王家三人实现对涉案单位绝对控股之初),夸客金融与豪爵摩托推出豪爵分期业务(豪爵摩托为豪爵控股公司核心品牌),将夸客平台出借人出借的资金,用于豪爵摩托的推广销售,其中,不乏较多逾期不良情况。以上事实证明夸客金融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之一的王大威,通过豪爵分期业务,从夸客金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中谋取了利益。

4、根据环球信贷集团有限公司在公开市场发布的2016年度业绩公告,“20151218日环球信贷完成了收购中国p2p平台Quark的票据本金共计人民币2亿元。”并于2016年财年确认该票据利息收入约3100万港元。

根据环球信贷集团有限公司于2017922日公开发布的“有关票据购买协议的主要及关联交易、有关股东贷款全面豁免关联交易”的公告,夸客金融向环球信贷提前偿还了人民币2亿的票据本金及15232877元的利息。王瑶作为环球信贷的董事签署了该关联交易公告,且当时王瑶任夸客优富的董事及夸客金融的副总裁。可以说王瑶本人亲手策划并完成了本次交易。

以上公开披露信息证明,涉案单位实际控制人金晓琴、王瑶通过该笔票据资金投入,从夸客金融获取了巨额利息。由于夸客金融作为p2p平台运营公司,其向实际控制人支付的利息极有可能为非法吸收的违法所得。金晓琴、王瑶作为涉案单位的实际控制人明知犯罪行为入资后,通过票据利息的方式,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非法占有广大出借人的资金,从中获利。该行为甚至构成集资诈骗罪的主观故意,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侵占出借人利益。

(二)夸客金融案件涉嫌集资诈骗罪

1、根据三方会谈的反馈,广大出借人得知夸客金融案件存在大量“以新还旧”行为,即夸客金融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高级管理人员在明知债务人已长时间逾期还款(一般为逾期六个月以上)的情况下,仍不断吸收新的集资参与人的资金并承诺给予高额利息,循环不断地将新吸收资金的债权人匹配到长时间逾期还款的单一债务人身上,因此存在2018年参与集资的债权人匹配到了2015年长期逾期的债务人。上述“以新还旧”的行为,明知无法偿还仍将逾期债务匹配至新的债权人身上,构成典型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故意,且由于其标的匹配要通过公司各层级、各部门审批、操作,公司全部股东、实控人、高管均明知该犯罪行为,没有阻拦并加以实施至今,从而最终导致立案时点的匹配逾期标的债权人根本不具备收回资金的可能性,且据黄埔经侦反馈,该部分逾期债权占全部逾期债权的50%以上,出借人损失巨大。

2、根据以上“以新还旧”犯罪事实的周期,犯罪行为横跨了2015年至2018年期间。王家三人作为涉案单位夸客金融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在三年期间深度参与了经营,利用夸客p2p的吸金平台,通过以新还旧的方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广大出借人的资金用于为自己关联公司获利,明知夸客金融存在恶劣犯罪行为,仍不予制止,加以利用。豪爵控股、环球信贷均获利颇丰。

三、群众诉求篇

(一)恳请整治、督促案件侦办机关严格根据《关于办理涉众型非法集资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沪高法2018360号)、互金整治办“国十条”传唤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到案,责令其立即承担股东责任,并追究其刑事责任。

(二)恳请督促案件侦办机关缉拿重大犯罪嫌疑人,查清案件犯罪事实。

(三)恳请责成案件侦办机关及时公布待收、待偿数据,司法审计结果及涉案资金流向。

(四)恳请监督、保障夸客金融案件催收工作持久进行,责成案件侦办机关尽快开展失联信息修复工作,最大限度追赃挽损。

(五)恳请各级司法机关秉承公正司法、一身正气的原则,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彻查涉案单位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全面收集案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的犯罪证据。以人民的名义,以法律的武器,严惩犯罪分子,还民于公道。

 

 

上海夸客金融案件全体出借人

2019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