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桔


知名基金分析师王骅指出,华富很多权益类基金的问题在于投资思路不是很清晰,季报每期基本也都是如出一辙的模糊投资主线,甚至还不如某些亏钱的基金思路清晰。


12月18日,华富基金公告,公司旗下的灵活配置型混基华富元鑫基金合同终止;而就在上月,公司的另一只产品华富诚鑫也被清盘。

 

值得注意的是,就最新清盘的华富元鑫而言,公司本意应该还是想给其续命。


7月31日,公司增聘公司副总兼投委会主席龚炜为该基金的基金经理,但不到5个月时间,还是未能避免清盘的命运。

  

这只是公司权益类产品流年不利的一个缩影。仍就公司副总龚炜而言,由其和高靖瑜联合掌舵的华富智慧城市开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为-33.19%,在1582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了第1536位。有趣的是,纵观其现在掌管的所有基金,只有此次清盘的华富元鑫年内收益勉强为正。

  

对此,知名基金分析师王骅指出,华富很多权益类基金的问题在于投资思路不是很清晰,季报每期基本也都是如出一辙的模糊投资主线,甚至还不如某些亏钱的基金思路清晰。同时,从重仓的角度看,他们选的股票虽然还过得去,但基金净值却还是难以止跌。


“一拖九”基金经理业绩惨不忍睹

  

在此次华富元鑫清盘前,华富副总龚炜管理的基金总共有9只,另外八只分别是:华富量子生命力、华富灵活配置、华富物联世界、华富天鑫、华富国泰民安、华富智慧城市、华富成长趋势、华富竞争力优选。但从这八只目前尚存续运作的产品来看,开年迄今的净值跌幅均超过15%,其中5只跌幅甚至超过20%。

  

以净值下跌最惨的华富智慧城市为例,该基金成立于2014年10月31日,首募成立时的份额约为15.4亿,但经过4年多的牛熊洗礼,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该基金的最新份额仅余约1.03亿,缩水幅度达93%。


Wind资讯显示,在最近三年的年度分类排名中,该基金的排名几乎都在同类倒数的前列:2016年,该基金全年净值增长率为-30.84%,在731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715位;而在2017年由消费蓝筹驱动的结构性牛市中,该基金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仅为-5.10%,在1252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了第1178位;2018年迄今,在1582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1536位。

  

从原因来看,在市场整体表现不堪的背景下,基金经理相对激进地重仓股配置成为业绩制败的主因。首先看行业,从今年的三份季报总结来看,该基金重点配置的行业没有发生过变化,始终是生物医药、机械、计算机、电子、房地产;其次看重仓股,虽然基金覆盖的行业范围较广,但重点并不明确,虽然以科技化、智能化为标签,但也曾配置如太平鸟、保利地产等相关程度不高的个股,在行业之间频繁轮动,导致错过了不少阶段性的机会。

  

天相投顾基金分析师贾志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指出,就华富智慧城市而言,这只灵活配置混合基金并没有体现“灵活配置”的含义。在2017年市场表现良好的情况下,华富智慧城市的股票仓位在60%~76%之间;而在2018年市场行情不佳的情况下,华富智慧城市的股票仓位却提升到90%左右,这或许是华富基金对市场大环境的判断上有误判。

  

王骅指出,基金经理龚炜主要采用的是自下而上的选股逻辑,基金配置了不少医药、新能源汽车相关个股,市场在不同行业间切换速度很快,相关个股也受政策、预期等影响出现了较大跌幅。重仓股的变化有点像不断对此前观点的证伪,以及更换自身选股逻辑的过程。

  

“虽然市场中也存在对个股及行业判断非常敏感的基金经理,但既然主要采取自下而上的选股逻辑,持仓就应该集中在自己认可的质地优异的标的并持续跟踪,这可能才会获得个股的阿尔法收益。”他同时强调。

 

货基“一枝独秀”,股基债基迷你化生存

  

对权益类公募产品来说,业绩不佳导致的直接后果之一,就是基金产品的规模日趋迷你,清盘危机随之与日俱增。

  

以Wind数据三季度末的数据为样本,在权益团队中剔除掉鑫字头系列和保本、指基,恰好有10只主动权益类基金符合统计口径。在样本产品中,规模最大的华富竞争力优势也不过5.36亿,规模不到1个亿的产品却有8只,其中规模最小的是华富灵活配置,彼时该产品的规模仅约为0.23亿。

  

相比之下,高度疑似为机构定制的鑫字头系列基金则悉数面临清盘,除去已经被清盘的华富元鑫和华富诚鑫,目前公司旗下的这类混基还包括华富永鑫、华富益鑫、华富华鑫、华富弘鑫、华富天鑫、华富恒鑫,如果将AC两类份额分开来看,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华富弘鑫C,该份额在当季末的规模约为2.55亿,而其余鑫字头产品的单一类份额基本都在2亿之下。值得注意的是,华富永鑫的现任掌舵人恰好是昔日华泰柏瑞旗下的明星基金经理张娅。

  

对此,王骅向记者表示,华富旗下的债券基金的总体规模也并不是很大,基金公司的总规模主要依靠几只货币基金,但这几只货基的规模也几乎都由机构贡献。Wind数据显示,华富基金截至三季度末的规模是444.4亿,在纳入排名统计的内地128家公募中位列第49位。然而,公司的三只货基的规模就达到了359.14亿,占比约为81%。此外,相比权益类接近29亿的规模,债券基金的规模也不过53.42亿。

  

有趣的是,和权益类基金的袖珍规模类似,债券基金基本也都迷你化生存。具体说来,除了华富富瑞3个月的规模达到16.58亿、华富收益增强A的规模达到20.08亿,公司现有的其他债券型基金和偏债混基基本也面临清盘的隐忧。

  

此外,对于公司的债券基金而言,其现有的规模实际上还是存有“水分”的。假如剔除掉今年多只踩线成立的新产品,实际上今年华富基金的债基规模还是下降的。

 

基金经理频频离职,权益大旗无人能扛

  

当然,在频繁因为基金业绩不佳导致的规模缩水背后,华富基金基金经理团队中的人才匮乏才是问题的关键。


Wind资讯显示,公司旗下现有11名基金经理,他们掌管的基金多达37只,平均每人大约管理3.5只基金。其中,权益类基金经理目前在任的共有7人,分别是张娅、龚炜、翁海波、陈启明、张惠、高靖瑜、张亮,其中,名气最大的是昔日在华泰柏瑞基金的张娅。当年,其在华泰柏瑞掌管的华泰柏瑞上证红利ETF,在长达8年零209天的任职期间,创下了215.61%的不俗回报。

  

然而在短暂奔私后,其选择了重回公募;张娅于2017年4月选择加入了华富基金,并于今年1月出任了华富永鑫的基金经理。但是,该基金不仅规模迷你命悬一线,而且其上任以来的基金业绩也平淡无奇。天天基金网的数据显示,张娅任职华富永鑫A\C两类份额的任职回报分别为-6.97%和-7.08%。

  

对此,有基金分析师如是点评重新出山的张娅:“张娅在华泰柏瑞时主要管理指数型基金,到华富接手的华富永鑫也是想转型成人工智能指数基金。目前,基金还是延续了之前的操作思路,不过仓位较低,今年根据市场变化及时调仓,躲过了多次调整,从持仓来看比较均衡,非银、消费、电子均有参与,但没有选到在今年获得超额收益的个股。作为一只转型过渡期的基金,华富永鑫可以说表现得中规中矩。”

  

除张娅、龚炜外,剩余的5位权益类基金经理的名气和任职年限均显得差了一个档次,五人中任职年限最长的尹培俊,在基金经理岗位的时间尚不到5年。从他们今年所掌舵的权益产品的回报率来看,迄今也是满盘皆输。


“在权益团队中,基金经理陈启明的换手率相对较高,而且前十股票的持股集中度也较高,说明陈启明在一定程度上是属于比较激进的投资风格。”贾志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但是,查阅其掌管的五只产品,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基本在-20%一线,在同类基金的排名中居于后二分之一之列。

  

不仅是权益团队人才奇缺,公司一度引以为傲的固收团队更是欠缺领军人物。《红周刊》记者采访获悉,在昔日明星基金曾刚被汇添富基金以高薪挖角成功后,华富基金固收团队的领军人物就非固定收益部总监胡伟莫属了。但是今年9月,胡伟也正式从公司离职。此后,华富基金固收团队的基金经理仅剩尹培俊、郜哲、姚姣姣、倪莉莎四人。从业绩而论,他们似乎尚不具备曾刚和胡伟般的能力和水平。

  

因此,在翘翘板的股债两端,华富基金似乎都存在明显的短板,如何尽快提高基金经理的水平,做好业绩应对潜在的清盘潮,这应该是公司明年的当务之急!


(本文已刊发于2018年12月22日出版的《红周刊》)

 点击图片,一键下单「2019年剑指何方?」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红刊书店,购买更多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