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20步



  与其说忘带车钥匙,不如说开车坐车员温暖舒适快捷但少了一些慢雅。从地下车库走回家拿钥匙来去也就五分钟,包括到单位再用三五分钟就搞定了。如果是去跳东方舞无论什么情况了也不会漏掉枝枝蔓蔓,所有的都是主干。



  更重要的是下雪了,穿着蓝色绣花鞋,拿出我的小耳机,联上手机语音备忘录,踩着雪花,鞋底松软,冬风拂面,凉花润额。映潮老师板块教学,字字朴灿,句句博兮,老师温谦,学生听说读写,每人都做事,一篇通讯便也处处生辉了。七十多岁的映潮老师声音洪亮,掷地金声,语文老师的涵养碧潭映人。君老师是另外一番光景,联文联时,范进和岳父,穷娃窃书,青年轻生,语言暴力对人的伤害性之大,学会说话是一辈子的功课。人不怒,善辨识,做人应如孙仲谋。君老师也"放",但实为收得更紧,开掘群文阅读的做法及糸列值得我们学习。


  走啊走,听啊听,想啊想,工作之余再练练舞蹈,芭蕾风融合,才知这双腿尖承受不起日渐沉重的躯壳;《出埃及记》太熟了,怎样找到新的感觉呢?不过这从瑜伽舞馆到家的四十分钟左右的路程着时不近,布鞋松软不适合雪天走路,时时把脚力朝各个方向活动才能维持前进的动力。因了各位老师的私淑(恕我妄想),玄玄老师的亲授,才让懒散的我去做一点事。颓废限时,堕时有撑。福逢幸吉,却赖沉压。



  15720步,要我继续向上爬行吗?反反复复,但若停止,一切为零;不然就是增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