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可能在100年内破坏全球近一半的地下水供应。地下水是地球上最大的淡水资源,这意味着地球上近一半的含水层预计将在一个世纪内不同程度地枯竭,这可能会减少数百万人的用水。

比极端洪涝和干旱更可怕!数百万人用水或在本世纪枯竭

气候变化的许多严酷现实正在世界各地肆虐,包括极端天气和海平面上升。但是科学家们现在警告说,随着温度的升高,一个被忽视的“定时炸弹”正在地平线上出现——全球地下水供应。

地下水是土壤和岩石中的水分,由降水补给并储存在含水层中。它是地球上最大的淡水资源,为20亿人提供饮用水和农作物生产用水。

但根据发表在《自然气候变化》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在未来100年里,与气候有关的降雨变化可能会扰乱补给的过程。补给是指地下水的补充。

这意味着地球上近一半的含水层预计将在一个世纪内不同程度地枯竭,这可能会减少数百万人的用水。卡迪夫大学地下水专家马克·卡斯伯特领导的研究小组表示,气候变化还将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尺度上干扰剩余的含水层。

比极端洪涝和干旱更可怕!数百万人用水或在本世纪枯竭

就气候变化而言,我们现在所产生的影响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卡斯伯特说。

他说:“这可以说是一颗环境定时炸弹,因为任何气候变化对目前正在发生的补给产生的影响,都只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后对流入河流和湿地的基流产生全面影响。”

卡斯伯特和他的同事绘制了全球地下水供应图,并在不同的时间尺度上模拟了区域对气候变化的反应。研究小组将反应时间的变化称为“液压记忆”。

他们发现,潮湿地区,如亚马逊盆地或佛罗里达大沼泽地,更有可能在短期内对补给问题敏感。撒哈拉沙漠等干旱地区的含水层具有较长的水力记忆能力,可能需要数千年才能对当前的气候变化做出反应。

比极端洪涝和干旱更可怕!数百万人用水或在本世纪枯竭

干旱地区的地下水含水层显然是干燥的,因此对气候变化不那么敏感,这似乎有悖常理。但是根据卡斯伯特的研究小组的说法,潮湿地区的极端洪涝和干旱对含水层的影响更为直接,因为这些地区的地下水位接近地表。

沙漠含水层通常在地下更深的地方,这使得它们能够更独立于地表的变化。不利的一面是,当前的气候波动可能会引发一个缓慢的连锁反应,导致干旱地区数千年后地下水的补给模式发生变化。

卡斯伯特说:“撒哈拉沙漠地下的部分地下水目前仍在对1万年前的气候变化做出反应,当时那里的湿度要高得多。我们知道存在这些巨大的滞后。”

可以理解,气候危机引发了人们对我们子孙后代将继承的世界的担忧。这些关于地下水水力记忆的新见解提醒我们,我们的行为也将产生远远超出我们所熟悉的几代人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