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现金为王?

一转眼间,2018年再过十几天就将要过去。

回望全球经济,整个2018年下半年都在国与国之间的无休止政治、经济博弈中度过。在这场激烈的博弈中有三个核心词至关重要:

我们先看第一个核心词:油价

2018年8月份,国际油价一度突破86美元,就在分析师纷纷讨论国际原油价格何时突破100美元的时候,布伦特原油价格却急转直下,一路下跌至60美元,跌幅达到30%。

是谁导演这场戏?

当然是美国。美国希望国际原油价格下跌,这样就可以缓和国内的通胀压力;同时,美国希望通过控制沙特,进而控制欧佩克,或者解散欧佩克,进一步巩固“美元—石油—美债”环流体系。

然而,事与愿违,前两天在维也纳进行的欧佩克与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非欧佩克国家达成战略和解,这令美国大为光火。

特朗普在推特中发文:

我们希望沙特和欧佩克国家不会削减石油产量。根据生产水平,油价应该低得多!

但是这根本无济于事。事实上,在控制全球原油价格问题上,特朗普高估了自己的实力,而低估了沙特与俄罗斯的政治影响力,在全球其他经济纷纷提出“去美元化”,并且已经有了实质性动作的背景下,以美元主导的金融体系的脆弱性越来越明显;

法国向美元说不,德国向美元说不,俄罗斯向美元说不,伊朗向美国说不……在更多的国家加入向美元说不的阵营之后,特朗普还如此高调干预石油价格,其实是逆潮流而行。

我们再看第二个核心词:美债

美国国债收益率中短期国债收益率与长期国债收益率的倒挂趋势逐渐明显,特别是2年期国债收益率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利差趋于0,这恰恰是美国经济衰退的标志。美国股市的10年牛市也走到了尽头。

伴随着全球投资者纷纷坚持美债,以及投资者纷纷选择从美国股市、债市撤资,美债波动的加剧进一步加大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

第三个核心词:加息

自2015年美国启动加息周期以来,已经进行了8次加息,12月份美国进一步加息的概率很大,核心原因在于美国的通货膨胀压力没有得到真正缓解。

通货膨胀得不到真正缓解,只有不断的进行加息,而加息却会影响到经济增长,并且会造成企业利润下降,政府负债增加,这也是特朗普一直反感美联储加息的核心原因。

美联储又只有通过不断加息,才能够使美元回流美国,从而确保美元指数的稳定,这样就使美国经济前景陷入“二律背反”的境地。

2019年配置什么资产?在这种恐慌性情绪主导之下的全球经济中,由于各个国家的各个部门都希望通过缩小“资产负债表”来预防风险,在整个金融市场中,你会看到大量资金从股市、债市、房市大举退出的情形。

在这样一个过程中,金融资产的定价机制将会出现短暂的失控,在这样一种恐慌性的金融场景下,持有现金反而是最安全的;现金虽然没有收益,但是也不会遭遇什么损失,可以躲避一切下跌的风险。

2019年,现金为王不失是良策